你好,欢迎访问我的博客!登录
当前位置:首页 - 艺术 - 正文 君子好学,自强不息!

生而为人我很抱歉⊙生而为人,我没有抱歉

2018-05-26 09:05:37feiadmin130°c
A+ A-

原标题:生而为人,我没有抱歉

这几天看到最多的话是:青菀你要加油哟。我心里说好的然后继续睡觉。从社交礼仪来说,简直傲慢到爆。但我总觉得大家会原谅我。

从前我的同事雅芝姐说,希望像宝钗一样,得一种要不了命的小病,能吃千锤百炼又难得又风雅的冷香丸。我想了想,也觉得那样很好。有生病的闲适,被关照,又没有真的大毛病。

但可能这只是一个美好的幻想。但凡是病,都挺痛苦的。就拿普通的感冒来说,那种被打了闷棍的感觉,也够难受。

之前一直哭,看见花,为花哭,看见树,为树哭。随便捡起来一段记忆,为当初的自己哭。哭到不能自己。一点都没有梨花带雨,而是猪头有泪。因为脸和眼睛都哭肿了。

现在是什么情况。吃了药之后,好像被阉割。不想哭,当然也不想笑。没有力气走路,更没力气骂人,更没力气自杀。我猜测这药的原理是,先废掉你。大破大立。全部毁掉,才好灾后重建。

但是很痛苦,那种身体里腾云驾雾又完全使不上劲的感觉,实在是太差了。头每天都很疼,除了睡觉,没有一件事能做下去。看书,别想了。看剧,脑袋疼。看乐兮,乐兮说:妈妈,你休息吧。所有人都觉的我该休息。

有很多素未谋面的网友,给我讲他的心得体会,如何战胜抑郁症,或者正在做什么举措,也有推荐大夫和某种疗法的。但我必须抱歉,因为那些字看不下去。或者生理上看到了,但是心理并没有。

油盐不进的蚕豆,就是我。而这个我,是我自己没有办法的。

彭奇来看我,给我讲他如何战胜抑郁症,因为是面对面,必须打起精神听。所以听到了。他的办法是:原本每天有五个小时想乱七八糟的事,那就告诉自己:先别想,今晚九点开始想,想到十点,洗澡睡觉。对他是有用的,分享给你。

我自己没办法实施,因为目前脑子一片乱混,根本想不成任何事。

但是抱歉的感觉一直在。我爸去年七月生过一次病,挺严重的,脑梗,入院时眼睛都看不到了,我立刻订高铁票回家。当时正是林家的事闹的厉害的时候,我每天被各种追骂,关上手机去医院,打开手机为林家说话。爸爸的事一次也没在微博提,怕对方辩友骂我卖惨。

其实想多了,不管我说与不说,对方辩友只想我死,哪里管别的。这次我爸又病了,还是脑梗。熟悉这个病的人应该知道,一次比一次严重。我理应心急如焚。但是很抱歉很抱歉,竟然没有。我只是打了一点钱,打电话问我妈什么情况。然后没事人一样吃药,睡觉。

我为我的若无其事抱歉。同样感到的抱歉的还有婆婆。她很好,但是她一说话,我们中间就隔着一条河。没办法交流。她对我哭,说我不理解上人的心,她看到我这样子很痛苦。我本能地说:对不起对不起。其实心里没有太觉得对不起。

从前我是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忠实粉丝,任何身边人,但凡感到不开心,都觉得我应该宣称对此负责。有人说,这是出众的共情能力。也有人说,这是太闲了,与你何干?

以前,我会觉得“与你何干”这句话太冷漠,像宝钗听到金钏跳井,安慰王夫人的那席话一样。可现在,我觉得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。在你没有能力改变一件悲剧,又无法保证自己不被吞噬时,明哲保身或许是最合时宜的办法。它无情,却有用。

我有情,却无脑,却无能力。扑着身子往前冲,什么都改变不了,终于到了这一步,引火自焚,难道不是咎由自取么。

所以我不要抱歉了。我不想抱歉了。我只想活着。至少此刻,不然怎么办呢。

发表评论

选填

必填

必填

选填

请拖动滑块解锁
>>


  用户登录